丝路-中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请关注落后地区贫困儿童!
查看: 419|回复: 1

《希望》——棉花糖第四届文学大赛小说组银奖作品

[复制链接]

7

主题

0

帖子

2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8
发表于 2017-9-1 11: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希望》
文夏夜
“你好,麻烦到木犀地的地铁票4张”偌大的售票区硬生生被挤得水泄不通,刚下火车的小瑛搓了搓脸,虽说是第二次来这里,但小瑛尽量将小眼睛睁大显得精神点,别太丢人。旁边二婶子目不转睛盯着售票员数钱,生怕漏找一块,毕竟城里人不可信,这个亏吃怕了。
“这次可以一定要小心点,别让他们再找着,这次要是被发现,可真是要吃牢饭了。”余婷在旁边不耐烦的嘟囔着。小瑛耷拉着脑袋,不想理会这些废话,这两年折腾得太多了。她暗暗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来。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队上的人跟开发商又杠上了,说犯了诈骗罪,抓起来了”电话里急促地声音是广修的婆娘,“孩子,你要不回来整整,他们抓了人,我要去他们工地上睡着!躺着不走了!”此时广平还在上班,听到这个消息,自然是坐不住了,第一时间给小瑛打了电话。小瑛从金都回来后刚进新公司三个月,于她而言算得上是份安稳的好差事,她非常满足。
“小瑛,我爸又出事了,跟开发商杠上了,这次说是要定罪,诈骗罪。”
“啊?那怎么办?我想想。。。。。”小瑛急的脸都红了。
“要不。。。要不。。。你先回去一趟,反正你那工作也没有几个月,辞了先把家里事情搞定。”
。。。。。。。。。。。。
沉默片刻:“晚上回去再说。。。。。。”
晚上没有心思下厨,囫囵吃点,广平还在看村里的资料,一边念念有词
“水田征地补偿费应该是33380元/亩,青苗补偿费是1530元/亩。可是,在我们村,每亩征收价格只有2.8万元,而且层层盘剥,分配到村民手中的征地补偿费1.8万元/亩,越想越他妈气,他们正常的县级市招拍挂程序都没有,说好12月动工,现在已经推75亩了,抓了我爸,我家他妈的还成了钉子户。”广平捏碎了手里的烟,杀气腾腾盯着电脑屏幕。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一个小组长,就知道跟着起哄,我早就劝过,叫他给你兄弟们带带孩子去就行,其他的别瞎折腾,在家不用工作,就爱吹牛倒腾这些个破事。白纸黑字签给人家,全队人跟着成了刁民闹事!”小瑛没好气地说。
“哦,这事还就怨我爸一个人了?他就是农村人,被人下套了。”
“下套?见钱眼开,给点甜头就云里雾里,除了吃吃喝喝,撒点酒疯,还会什么?队上人都他妈蠢,嵇康婆娘为了一万八,娃都提前剖出来了,你哥广华招了人家的安,私下还不知道是否收了人家的好处,不然今年这车怎么来?都见钱眼开,井底之蛙!”小瑛再也忍不住了,这几年多少次劝,多少次请他跟着子女一起生活,不愿意,舍不得这个芝麻官。
“就你他妈有见识,读了点书了不起,别人不要生计,一个妇道人家”
“我一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你又要我回去收尸?”。。。。
两人声音越来越大,吵得很凶,住隔壁小年轻床上的声音被惊得戛然而止。
“收你MB。。。。你再他妈说。。。”广平手都架起来要朝小瑛甩去。。。。。。
这事要从两年前说起,为了林城土地财政收入,招来了汕峰置业,跟县衙门签订100亩合同作为房产开发,总投资1.5亿,给县衙门2.8万/亩的单价,到了队上1.8万/亩人头,村里喜不自胜,要征收有钱分了,一户好几人,能分好几万,为了分钱,有人还去将小孩提前剖腹产了,当时,交代村里12月动工,结果不到6月,村里大批推土机已经架足马力准备开工,后来村里的百事通从县城得知开发商根本没有去招拍挂公示,因为合同地和开发地亩数差异,跟县衙门签订实际只有25亩合同,剩余75亩良田只有填成土地才能二次申请开发,这下炸开了锅,村里沸沸扬扬,说汕峰无良,和衙门勾结骗良田造房。可能是风声紧,毕竟动了良田,县城建办的小股长还没将新图纸作弊给省里,汕峰是怕的,后来他们承诺解决低保问题,解决就业问题,为此曾大张旗鼓邀请队上有名望的村干事酒店吃饭,广修一行人当时是还喝了茅台酒的,不甚舒坦,莫不是他们喝过最好的酒了!且开发商当场答应了赔偿30万青苗补偿款和安置款,但要签个“安静收据”,这下村民心里舒坦好一阵,精神气爽的打了收据给开发商,还留了几个德高望重的干事谈心,招了广华做了工地监理。
梅子家的远方亲戚是律师,查了林城的补偿标准,广修一行人才知道上了当,跑去汕峰掀桌子,一股子硬汉形象!一大帮人天天睡开发商办公室,土地不能动工,汕峰急眼了,分分钟是流水账出,又去请衙门出面协调,彻底不提25亩合同的事,说这是违法行为,要想维权要走正规程序,否则就刁民聚众闹事处理了。硬汉们也是见过世面的,哪怕这些,话说起来就开始砸办公室,痛痛快快的走了。
次日,一群彪壮的汉子到了工地上扎着电线,看架势是要开工了。村里一字排开去跟着就打了起来。没一会儿,派出所接走了所有人,拘留了15天也没放人。听了梅子家律师的建议,这事只能去上访才能解决,虽然村民是闹了事,但安置款,社保,就业按照国家标准是没有达标的,这才有了第一次去北京。但当时没人知道,此时城里小股长已经顺利将新图纸规划好了,也没有人知道,此时村里即将填土下地基了。
“木樨地到了,请先下后上。。。。。。。”
金都的天跟林城不同,总是雾蒙蒙的,特别是凌晨,真真是要摸着墙壁走的。
到月坛南路,也是熟人了,套路门清,排队-------填单-------递交----谈话,完事。冗长的队伍让小瑛一行人很是燥,不过已经是最快了,但是怎奈也抵不过人家睡这里等的。
第一次来时,在大城市待过的小瑛也是惊奇的。这信访衙门在一条很窄的巷子里,四合院模样,巷子两边又用铁栅栏分成长长两排,一进一出,两边满是穿着制服的拿着黑色棒槌的汉子,队伍到了路口,便有“金都志愿者”吆喝着,要排去地下道排,这里不能排了。小瑛知道,街上随便开辆车都能捡个有头有脸的衙门人路过,所以这是会影响市容的。来得晚的,在立交桥地洞下蹲着等,索性桥下是很‘人性化’的,商业链已经很成熟,分辨不出菜种的盒饭5块钱吃到饱,打地铺位子也是有黄牛票的。二婶子觉着大家也可以这样,旅馆费省不少。虽说不怕辛苦,但这种场地小瑛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余婷更是怕被逮走,梅子倒是没啥主意,后来便还是找家旅馆住下。
8月来这儿时,还被叫进去谈过话,多问了几句关于衙门和汕峰相互配合的种种事迹。后来果真从金都电话打去了林城,扣了某些村干部的津贴,战战兢兢的四人信访衙门之行还特地被在金都驻扎的林城主事买票送回去的,当时,四人很有成就感的,深觉月坛南路并没有白来,回去捞人也是指日可待。
有了第一次经验,今天这次不算晚,索性能递交。土地衙门也是要去交的,还有一处地方全村都寄予厚望,希望一切顺利!四个人都这么想着。这次,递了信访的资料他们就让回老家等消息,这土地衙门亦是如此,所有人都僵住了,这次什么都没有过问,什么都没有说,真怕是石沉大海了。后来听了些衙门守卫的闲言碎语,大概意思是这隔了两三月再来上访的,都不符合规定的,前头搞不好都还没有落实到位,再来不顶用。
说是30天内处理有结果,但实际递上去的资料每个省每个地区都有眼线,根本进不去系统。所以每个窗口都会问一句标志性地话:你是第一次来么?
小瑛琢磨,该去红房子处了。
“你们看,从木樨地地铁到高安街,再走几分钟就能到”小瑛指着手机说。
“这样确定能行么?万一要是不小心被抓到了就麻烦了,上次说再来是要被拘留的,我家那个还被关着呢,还说他是诈骗犯,要是我再进去,我儿子怎么办?”余婷说着说着眼泪都下来了。
“是啊,小瑛啊,这个不是闹着玩,我们身上没有多少钱了,要是在这边被抓起来,谁来救我们?我们几个家人都被关着,我们再出事可怎么办?”二婶子惊恐的看着小瑛。
“那你们说怎么办?他们几个被抓起来,村里衙门告不进去,省城衙门我也去了,都是递了资料就被打发了,个个衙门都是说这几个是被抓的诈骗嫌疑犯,那30万的收条写得明明白白,收了汕峰的青苗补偿款和安置费,后来又是砸又是闹,要不是梅子你亲戚,我们哪晓得来这鬼打的金都信访衙门?你们说我们现在还能怎么办?。。。。。”小瑛已经语无伦次了,只得一个劲催着往前走。
广平打电话来催问事态,小瑛早已火冒三丈,挂断了。婚后,一直东奔西跑,在外闯荡,家里大小事要兼顾,摊上个惹事的公公,还得听着广平在家里遥控指挥。小瑛眼泪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痛哭,大家见状,反倒没了牢骚,过来劝慰小瑛。
高南海红房到了,地上的黄色和红色警戒线是刺眼的,门口的战士仿若木头人,倒是把梅子吓得不轻,根本不敢靠近,小瑛搓了搓脸,壮着胆走在前面,到了一棵树下,静静等候该出现车子,脑海里浮现的是关了已半年的被打的不成样的公公惨兮兮的模样,希望这次能顺利解决,希望。。。。。。。。
“哎。。。。。干什么呢,干什么?”一个貌似公交车司机的人走了过来,“你们是来金都交材料的吧?”一副轻车熟路的架势,“来,跟我走,去最近的救助站吧,上车”他说的那辆车的确是公交车,有个司机,但是车上没有一个座位,外面看着是新的一辆公交车,里面实则肮脏不已。
四人还是上了车,毕竟武警抗荷着真枪实弹走过来,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一个从几千里外寄予厚望的地方,几分钟便破灭了。
好歹大家算不上流浪汉,去救助站算是怎么回事?小瑛越想越不对劲,朝大家使了使眼色,小瑛说自己不舒服,便一定让司机停下,司机不听,说是还要几公里才能允许停车,此时车上其他人倒是显得镇定自若,看起来亦见怪不怪。终于,约莫10里路公交车站点停下了,四人赶紧下了车,回想起来心有余悸。
回到了旅馆,满身疲惫。广平来电话,主人迟迟未接,电话声硬是刺耳:
“喂”
“你怎么回事?打多少电话,也不接,还以为啥事了?”
“没戏了,该做都做了,高南海也去了,被撵回来了”
“我们有理,我们不怕,要不再去试试别的地方,反正已经去了金都了,小瑛,你看啊,咱们爸再不济,也是咱的爸,能再试的都试一下,好不容易去了金都,总归有希望,你再辛苦下,还有你们要小心,村里黎支书也去金都。。。。。。。。。。。”
嘟嘟嘟。。。。。。。。。。。。。。。。。。。。
小瑛在房顶上,胡同里传来了若隐若现的京剧声,任由泪水肆意。。。。。。。。。。。
一年后,广修年事已高被放了出来,落得个手脚发抖的毛病,基本也就废了,其他人听说被打的很惨,后来也被放了出来。除了广平家这个钉子户,汕峰其他房产已经在砌砖了,当年的事情也只能从县城电视台找到报道了。
小瑛远离林城,独自去另外一座城市,一座可以不再靠搓脸打起精神过日子的城市。
.
.
.
.
小编给你推荐...


0

主题

1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9-6-7 06: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奴表示压力山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丝路-中国 ( 沪ICP备14028812号-1

GMT+8, 2019-6-17 05:53 , Processed in 0.267136 second(s), 26 queries .

Business cooperation:QQ 153364819silu-cn X3.2

© hotline:025-581882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