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中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请关注落后地区贫困儿童!
查看: 91|回复: 1

海河文学 小说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2017-9-1 09: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多年后,舟与水在西湖边上再次相遇,便相牵着走进龙井茶室,就着一壶狮峰龙井,一边感慨,一边调侃。此时,多年的沧海桑田,怎也抵不住眼前的茶香,变得一片氤氲了。
茶过一壶,心智微醺,水便戏谑道:
“舟啊,你都晒了许多年,怎地还恋着这一方水土呀?是否就证明咱们还有一段未了之缘呢?”
舟看着面前这位如水的女子,有一些朦胧,却又有一些感动。他痴了良久,才反应过来,眨眨眼,狡黠地说:
“是么,你不是也离岸许久了么?怎地也恋着这方土地呢? 看来,还你是舍不了水嘛。”
水的脸容上便被一抹羞色笼罩住了,她可爱的睫毛闪了一下,坠入一阵沉思,嘴里却喃喃地吐出一句话来:
“哦,是天意么?或许咱们真要走一段人生旅程哩?”
瞅着眼前的水,舟笑了,笑得一脸灿烂,笑得满腔深情,他接着道:
“其实,舟与水本就不能分开的,不是么?”
水不置可否地笑了,脸庞却嫣红一片,记忆中的那张笑靥又展现在舟的眼前了。而且,那张笑靥就着缭绕的茶雾,变得忽远忽近,那么的妩媚,那么的动人。
此刻,舟被水的妩媚融化了,双眼似乎罩着一团雾,却闪着星星的光。直到水三次轻柔的呼唤之后,舟才回过神来,他尴尬地对水笑笑,此刻的笑靥显得有点傻,但傻得很可爱。
水到底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子,表情显得很安静,她掂起了茶壶,往茶杯里续水,茶雾飘浮了起来,茶香顿时沁人心脾,直把这间茶室调和得更加温馨烂漫了。
舟和水都不约而同地盯着茶杯里的茶叶片子,只见茶杯中的茶叶伸展了开来,翻滚起来,浮起来,又渐渐沉入杯底,杯中的茶水又回归了平静。
水慨叹道:“唉,茶起茶落,重归平静,人生大概就如此罢。”
舟接着道:“是啊,咱们不是兜了一个圈,还是回到这个西子湖畔吗?但愿我们今后不再折腾了吧。”
水点点头:“嗯,不折腾。就如这茶香一般,平静而悠长。”
茶水续了一壶,接着又是一壶,舟和水的心潮也如这茶水般翻滚起来,如浪涛般翻滚,如涟漪般灵动。渐渐地,在他们眼眸中,狮峰的轮廓便山朦胧,月也朦胧了……


一场夜雨过后,季节便进入了春天,大地在阳光的照耀下,热力渐渐回升了起来,寒意也便退去了,人们都争相脱去了冬妆,欲与春光媲美了。
舟和水就沐浴着美妙的春光,相约去龙井喝新茶。
沿着蜿蜒曲折的龙道,一路往山上漫步而行,仿如走在时光的隧道中,似乎那个骑着大马的乾隆皇帝,正风尘仆仆地奔驰在这条龙道上。又似乎看见那个传说中的风流天子正闲庭信步在茶园的绿意中遐迩呢。
龙道旁的茶园里,茶树正活泼泼地吐露着新绿,树叶间正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幽光。放眼望去,那点点的绿意涂抹了开来,早把这片茶山点缀得清新而活泼,春意漾然起来了。
有茶农正在茶园中穿梭往来,他们在采摘着第一拨春茶,眼见着那一片片细嫩的茶叶,经由他们的双手快速摘了下来,又快速放入篓中。而喜悦与期盼的神色再也无法掩饰地流露在他们的脸庞上,喜则今年又逢上了好年成,盼则期盼着时下的新茶能够卖个好价钱。
舟与水欣赏着沿途的风光,简直被眼前的旖旎陶醉了。
水毕竟是个生长在花园里的女子,她对事物充满了好奇,只见她容颜里流露着春天般的笑意,举手投足间,洋溢着青春活泼的气息。此刻,她已按捺不住眼前茶园风光的诱惑了,她跃跃欲试地、叫嚷着欲去茶园中去看看,蹭蹭茶园里春天的快意。她如欢快的燕子般地冲进了茶园的行垄间,时而埋头茶丛中,如痴如醉地亲吻着茶的清新;时而穿梭于茶垄行间,步伐轻盈盈,如仙子般灵动而婀娜曼妙;那袭碎花的裙子飘忽闪现在绿行中,尤如翻飞的花蝴蝶,扑闪着两翼,或驻足,或游离.就她如铃般的呢侬笑语,早把这片茶园荡漾得清新活泼,如诗如画了。
此刻的舟,俨然一个护花的使者了。他既急且忙,一路追随着水的影子,不差半步,也不超半步,他不时地扯着嗓子呼喊着,提醒着欢乐中的水小心脚下的沟坎,就怕她一个不小心,便摔倒在沟畔了。很显然,舟已被水的快乐感染了,他被水的欢快与活泼陶醉了,但脚步却越显轻松稳健了。
半晌,水终于停歇了下来,刚才的那股热情劲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舟和水便离开了茶园,又漫步在那条龙道上,向着山顶的翁家山走去。


漫步在龙道上时,水变得安静了,仿佛变了一个人,那神态似乎有些迷茫,但她的眼眸却透着深邃的亮光,似乎思考着某一个问题。舟看在眼里,也不便打扰她,便默默地跟随着她的脚步,独自观赏着路边的风光。
时下的杭州正值春回大地,到处荡漾着春天的气息。放眼眺望,满眼的湖光山色,正流露出逢勃的生机。此刻,不时有汽车从他们的身旁倏忽而过,或驰往城市的方向,或盘旋着往山顶爬去,直把舟的心思也引向山顶的翁家山了。
沿途,水再没了茶园的那般兴奋与无暇,却多了一份深沉与忧郁,她一会儿陷入一阵沉思,一会儿又眺望着远处的山峦,始终没有讲一句话。
就这么步行了一华里路程,舟的心里有些不落忍了,他首先打破了沉默,调侃道:
“水啊水,人生真如戏呵,刚才还见你疯得没心肝一样,如今怎地又痴得有些呆了哩?”
水回过神来,嘟着双唇,嗔恼地瞪了一眼舟,紧接着又嫣然一笑,却笑得有些深邃:
“呵呵,真痴了呆了么?人痴不得,呆了才好。假若呆了,便没了做戏的假了。”
舟不明其意:“啊,咋个说法?”
水故作生气地瞪了舟一眼:
“真呆子啊!人生如戏,生旦净末丑,哪个是真表情?哪个是真角色?你分得清楚吗?要我看,什么样的环境,就什么样的角色吧,早分不清谁我了。”
水的这一席话,让舟深有感触,他沉思片刻,接着又深情地凝视着水,应道:
“哇塞,别玩深沉了哈。但你到底还是水嘛,昨日是,今日是,明日仍然是,这就是事实,也是命运的定数,任何人无力改变的啊。”
水注视着舟,有些惊诧,又有些无奈。俄顷,她才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
“没错,少年的我是我,因为那时的我还有棱角。中年的我是我,但是只是半个我,因为我的棱角被磨掉了一半。再到老年,我还是我,又完全不是我了,因为那时的我已经没了棱角。你说,一个没了棱角的人还有自我么?”
听了水的这一席话,他点点头,表示赞同,旋即淹没在一阵沉思中。良久,才说出一段话来:
“是啊,我们经历的人生就是演化的过程,错综复杂,因为我们在面对着社会的考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客串不同的角色,从孩童到青年、壮年、老年;从儿女到家长、丈夫,再者公民,甚至别人眼中的恶人。过程中,我们的思想、行为乃至形象,都在相应发生着变化,末了,连自己的初衷都忘了。然而,这一路上走来,付出与收获,艰辛与快乐,毕竟充实了人生的内容,或许那个“圆滑无棱”就是我们该交的人生答卷吧。”
水深情地凝视着舟,思考一阵,她竖起了大拇指,脸带微笑地对舟说:
“呵呵,呆子说得有深度啊。瞧,你才玩深沉呢。”
舟笑笑,笑得有些不经意,却很轻松,便和水一路说说笑笑,继续往山项的翁家山进发了。


太阳已经温和地笼罩在茶山上了,山地变得氤氲一片。爬过一个山坳后,舟和水来到了翁家山的“老龙井”跟前。
这口“老龙井”原本只是一口普通的老井,只因乾隆皇帝而出名。据传,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正好经过翁家山,因为天气炎热,便在翁家山歇脚。休息期间,随行的太监必然要煮茶伺侯,他们用的茶自然就是翁家山的茶,而煮茶的水是这口老龙井里的水。或许是因了翁家山的茶叶好,让乾隆皇帝赞不绝口;或许是这口老井的水质好;抑或是当时的乾隆太口渴了。总之,当时烹煮出来的茶水,让乾隆的龙鼻,闻到了如兰的芳香,更让这个帝王的喉舌间有了生津回甘的感觉,致使乾隆赞不绝口,兴起之际,这口老井便被乾隆御题“老龙井”,而翁家山上的十八棵茶树则被御封为“御茶”。
流传至今,由于翁家山的地理位置本就特殊,翁家山的茶叶自然便成了龙井系:狮、龙、云、虎、梅之冠了。茶叶成了极品,“老龙井”也渐渐被神秘化了。
乍看去,“老龙井”并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大气,却透着一种沧桑。井墙上的“老龙井”三个字已经被岁月打磨得模糊不清了,蹲在井沿,俯瞰井底,井水泛着幽幽的光,一阵凉爽之气从井中喷涌而出,因路途行走而生的躁热感便顿然烟消云散了。如此想来,老龙井里的水清凉解渴的功效必定有之。
这时,一位阿姨拎着一只吊桶走过来,她操着本地口音热情地与舟和水打着招呼,她引导着舟和水从井里打了满满一桶水上来洗手和洗脸,接着又让舟和水去抚摸那镌刻在井壁上的“老龙井”三个字。
初来乍到,这种仪式让舟和水一时间感到懵懂无知,只好一番“傻笑“。
等到这位热心的阿姨一番热心解释之后,方觉得这个仪式的寓意颇为有趣:如果从老龙井里打一桶水上来,水越满,就意味着财富越多;如果用打上来的水洗手洗脸,则意味着沾沾财气、福气;如果洗手后,与伴侣一起摸摸井壁上的“老龙井“三个字,则意味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夫妻恩爱,白头偕老。
这寓意虽然只是个迷信,更被当成了一个旅游的噱头,但的确吸引了游客的眼球,调动了游客的兴趣。尽管当今诸多的旅游景点都会挖掘一些类似的典故作为主题,其实人们也心知肚明,但必竟是善男信女,也就不会去较真,反正出来玩,也就尽情地去享受了。
这些典故,也让舟和水都流露出一副兴趣甚浓的表情。只见水咂咂舌,向着舟做了一个搞笑的鬼脸。而这时,舟已依照这位阿姨的指导,从老龙井里打了满满一桶的水,他拉着水的手一起浸泡到水里,顷刻间,一阵嗖嗖的凉意自手传遍全身,身上的汗渍顿时就凝固了起来。
舟和水洗了手,擦了一把脸,还满心虔诚地摸了一把“老龙井”三个字。虽然,只是一个快活的游戏,但此刻,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都在祈祷从此不再分离,期盼着未来的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舟和水在“老龙井”跟前一番虔诚之后,便跟随着这位阿姨去他家里品茶买茶了。
行走不远,便到了阿姨家的院子里,院子里的空气中正充盈着浓郁的茶香。在院子里的圆桌前落座后,这位阿姨为舟和水各泡了一杯茶,缕缕的茶香从茶杯里飘起,闻者醉了心脾。
舟和水急不可耐地端起茶杯,轻轻地饮了一口,茶还烫着,便含在嘴里慢慢品味。稍顷,当口舌适应了茶的热度时,才慢慢地经咽喉吞入了肚子,如此一般的品味一番,舌尖与咽喉之间已隐隐有了阵阵回甘之意,渴饮之感悄然消失了,真是一种天然高端的享受啊。
此刻的舟和水爽呆了,水迫切地向这位阿姨打听这茶的出处。原来这茶竟是今年新春的第一批新茶,当属龙井之极品。于是,舟和水全神贯注地盯着茶杯里浮起又沉下的嫩茶,便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受,更加珍惜这杯中之物了。他们小心翼翼地嘬饮,细细地品味,那一刻誔生于舌尖与咽喉之间甘甜,已然久久不能退却。由于行走跋涉带来的疲倦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脑际间一片纯明,醒目如青春少年的灵动活泼。
茶过三巡,舟和水意犹未尽,但毕竟是客,便向阿姨买了若干新茶,与阿姨依依惜别时,不忘相约下次还来品茶。
下山的路仍然曲曲折折,但毕竟下坡趋势,行走的步伐显得轻松些,步伐也快了。到了山脚下,舟和水忍不住止住了脚步,回头眺望翁家山方向,已经笼罩在雾中了,隐约间听闻人语,或者汽车鸣笛声,那动静出处,或山腰,或山顶。语者,或者是茶农,抑或是游人。这时,也不时有汽车或行人擦身而过,行人行色匆匆,汽车开了车灯。
站立良久,水和舟才把注意力从翁家山方向收回到眼前,水拉开背包的拉链,瞧瞧里面的那包茶叶,流露出了可爱的萌态,她拽住舟的臂弯,说:
“我还没尽兴呢,我们还去玩玩,好么?”
舟看着水的表情,忍不住笑了,他说道:
“呵呵,这世间美景无数哩,咱们怎能看得够呢?咱还是珍藏住眼前的美景吧。回去喽。”
此时,天色已然傍晚,路灯显得有些耀眼。水也只好顺从了舟的提议,带着几份留恋,几份惆怅,又装着几份的欢心,挽着舟的臂弯,沿来时的路回去了。
作者简介:廖龙华,供职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市崇寿镇工业区海歌电器有限公司。
主办
天津市海河文学杂志社
理事单位:
海河文学社
淄博残疾人作协
淄博青年作家协会
长河文丛编辑委员会
专家顾问团:
段守新徐江管淑珍憨仲靳福增
社长:赵庆刚
副社长:百合长鸣
总编:张莉莉
副总编:田放唐晓
执行主编:张莉莉
副主编:赵庆刚刘锡宏李韵顾晓琳晓月悦香白峰马卫薛宗辉杨金锁
宁书云
编辑:韩荣娟李润涵张秀茹于晓凌赵二莲
发行主管:陈锦青
编委:赵孟兰李林娟李婷郭洪涛缑芳宜刘红莲
敬请关注,欢迎赐稿,发表即赠样刊!


0

主题

1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5-13 00: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羡慕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丝路-中国 ( 沪ICP备14028812号-1

GMT+8, 2018-8-20 01:27 , Processed in 0.291716 second(s), 27 queries .

Business cooperation:QQ 153364819silu-cn X3.2

© hotline:025-581882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