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生活在语言的质感中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丝路中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请关注落后地区贫困儿童!
查看: 677|回复: 2

文学生活在语言的质感中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8-2-17 19: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的明确首先是思想的明确,明确的思想才能导致明确的表达方式。毫无疑问,影响我们面对生活,用文字表现社会脉动的关键无非有两点:其一,对现实生活熟悉程度如何?其二,思维意识与审美状态如何?这两点注定了文学作品的价值与命运。
爱护语言
在文学的基本元素中,语言始终摆在首位。
语言的苍白羸弱,往往使思想无从站立,使感情浮萍般浅薄,使生活乏味变色,或者融进若干虚假的东西。语言的局限性,足以使所有的思想和感情减弱七分,甚至付之东流。
毫不夸张地讲,语言是通向读者心灵深处唯一的道路,读者有选择是否上路的权力。语言的魅力,在于能够自自然然顺顺当当地把读者吸引住,在那些或平白质朴,或清新充满诗意的语言中,生活这本永恒的书,悄悄地打开了,思想与感情淡然而入,潜入读者心底,搅动或缠绕读者心绪和思考。
作家的价值,很大程度取决于其语言的价值。
语言的诱惑与感染力,是作家存在的重要特征和直接表现,是作家存在的根基。
作家孙犁曾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谈到:古今中外的优秀作家,都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自己的语言。
孙犁的话,讲出了优秀的作家,共同的秘诀。
热爱语言
人们对生活的理解与感悟,都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而文学是生活在语言的质感中的。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有人说,语言表达是否到位的重要标志是词汇量的大小,这毫无疑问,有正确的成分;但更重要的则是对生活本身切肤的感觉与思维处在什么状态。
某种程度上说,语言的匮乏,首先是精神的匮乏,而精神的匮乏,靠词汇量是救不了的。
汪曾祺讲:“语言不是像盖房子似的,一块砖一块砖叠出来的。语言是树,是长出来的。树有树根、树干、树枝、树叶,但是,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树的内部汁液是流通的,一枝动,百枝摇。”
依上所述,语言自身潜藏或缀着许多沉甸甸与丝丝连连的东西。这些沉甸甸与丝丝连连的东西,又彼此多重地缠绕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充满内在韵致的整体。而将语言这棵树托稳或拽紧的,自然是生活本身与生活源流中涌动的思想。
对作者而言,谁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语言,谁就找到了自己。说细一点,倘若语言上无个性,或表现乏力,其思想与感悟未能凝成一种语调、节奏和色泽,那么,要找到自己,多少有些困难。
优秀作家的语言是让人羡慕和叹服的。譬如,汪曾祺的语言,拆开来看都很平常,放在一起就有一种韵味,让人产生反复阅读的愿望。
伺候语言
把文学和其他文字区别开的,首先是语言。
语言是文学的第一形象,是文学的脸蛋儿、身材;语言长相不好,读者极有可能,马上就不看你写的东西了。
语言是一个硬指标,是作者看家的本领。倘若语言不好,实在没有办法给自己遮丑。要是哪位语言过于不讲究,简直就像裤子拉链没有拉好,就上了舞台。
守住语言底线,是作者存在的前提。把语言写得简洁、朴素、准确、生动与传神,写得有质感,是作者的一种尊严,是一种品质。如果语言没有个性,所思所感未能凝成一种语调、节奏与色泽,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语言的匮乏,是精神与生活双重的匮乏。精神与生活都有些匮乏的作者,是不是需要先调整一下,歇会儿,想想路数儿。
林斤澜数次讲过关于“伺候语言”的观点,核心是:“你不伺候语言,语言就不伺候你。”林斤澜说:“好比揉面,必须搁水,搁水必须适当,擀面和抻面不一样,烙饼更是什么饼,要什么样的干稀。”
林斤澜还说:“语言呢,伺候它十年八年,不一定有起色。”
一个作者,如果能拥有属于自己的语言,是幸福的。
语不厌新
在生活面前,语言往往是苍白的。
也有人用出色的艺术语言,不仅客观地再现了生活的原生状态,而且表现了自己所要表达的思维与意蕴,甚至让人读到了生活中能感到,但无以名状的东西或理念。
这时候,人们会发现,展示在自己眼前的这种东西或理念,与一种新鲜生动的语言是连在一起的。
此言或许有些游戏色彩,但是否鲜活有趣儿,相信读者自有体味。
按照一般的规律,别人的句式是不能仿效的,也不能偷用。但任何一种事情或意念,都可以不断被语言变化。
譬如,有位前辈学者讲,婚姻有四种状态,即:“可意、可过、可忍和不可忍”九个字。可谓准确、简洁而传神,且在新颖与奇妙上,有过人一筹的魅力。
细细琢磨一下,很多新鲜的语言的生存基础,都与生活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倒过来说,是生活本身导致了一切新鲜且有生命的语言。出色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生活代言人的角色。
这种代言人的角色,实际上也是语言的创造者。其笔下的语言,还有一个特征,即在其与读者见面的时候,把过于陈旧和没有色彩以及没有韵味的东西都剔出去了。
语言规范与语变
时代赋予的新生活,催生了许多新生词语,不断地在各种载体上出现。
语言是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变化的。其中,部分新词语也反映或折射了生活与思维观念的变化。这是事实,不是谁可以轻易否定的。
有专家指出,在规范与不规范之间有一个开阔的中间地带。必须由时间来检验,由百姓来约定俗成,即慢慢接受社会生活演进与约定俗成的双重检验,过早地宣布其不合规范,也未必妥当。
因此,对新词语多些宽容,是一种科学与积极的态度。
值得再说一句的是。若干不太规范的语汇,或多或少地被约定俗成接受了,还有少部分失范的语言,硬是挤进了通用语言之中,成为语言大家庭的一员,这真让人失语。
道理谁都明白,只讲规范,忽视发展,语言生命力就会减弱;只讲发展,无视规范,或仅仅靠流行或约定俗成来推动,大概不三不四的语言比例,会有越来越多的可能,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应该清楚并重申,淘汰的词语要比留下来的,多无数倍,这或许也是规律。
新词语的冲击是人们无法回避的。我们态度应该是什么呢?我们能做什么呢?
我个人以为,首先是规范,其次是规范,第三,还是规范;然后,再看看有没有创新的可能性,不要轻易排除创新的愿望。
具体的语言运用上不妨讲究一点“清洗”或“排污”功能,把实在不是那么回事儿,实在招读者腻歪的词语、词句、词汇甩出去,甩得远远的。
那些来自生活的或有生活支撑的,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像树一样有根的、或花儿一般充满色彩的新词语,不应在拒绝之列。
语言的明确是思想的明确
这是一个纷繁多彩的时代,一个汽车给世界装上了轮子的时代。
昨天或许有人能够平心静气审视着天地间的四季轮回,而今天更多的人站在街市涌动的人潮人海中,瞪着眼睛却很难看清楚什么。
面对滚动得让人眼花缭乱的社会生活,文学似乎显得有些乏力,甚至有些失语。困惑接踵而来,让人感觉多层次多侧面且多变的生活已经把文学远远地甩在后面了。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的明确首先是思想的明确,明确的思想才能导致明确的表达方式。毫无疑问,影响我们面对生活,用文字表现社会脉动的关键无非有两点:其一,对现实生活熟悉程度如何?其二,思维意识与审美状态如何?这两点注定了文学作品的价值与命运。
对生活熟悉的局限性,自然会使作品失去那些最鲜活、最有生命力的东西;而思维意识与艺术审美的局限性,则直接障碍我们对生活的感觉、理解、吸吮和叙述方式、架构以及整体把握。在这两个重要的大环节中,后者应该格外引起重视、思考。
文学的不辨,是哲学的不辨。任何思维意识、艺术审美不能与时代和社会发展步履同步的文学作品,是很难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即使还有部分这类文学存在着,那也是些残缺的,是读者没有兴趣的或者厌恶的文学。譬如,用一成不变且失去艺术表现力的语言模式,描绘今天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活;譬如,用陈旧、刻板的思维定式,图解在我们身边出现的多层次多侧面的人物,与正在发生的许多微妙极至的故事……
作者简介
张文睿,男,1956年出生北京,《华北电力报》主编,发表文学作品百余万字,出版《东南西北茉莉花》《二手论语》等多本文集,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协会员,丰台区作协副秘书长。
请关注落后地区贫困儿童!

0

主题

2

帖子

1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
发表于 2019-7-1 09: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打算买车了

1

主题

4

帖子

2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1
发表于 2019-12-30 12: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应该大力支持文学艺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公众账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丝路中国网 ( 苏ICP备17070589号-1  

GMT+8, 2020-9-19 23:58 , Processed in 0.241516 second(s), 25 queries .

Business cooperation:QQ 153364819Powered by Discuz! X3.2

© hotline:025-581882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